与书为伍
读书是一辈子的事业

芳华观后感:一种芳华别样人生

文/天涯路

冯小刚的《芳华》到底还是上映了,从国庆档挪到了贺岁档。不知道是基于口碑发酵的考虑还是怎样的发行策略,我这个珠三角三线小城市居然也有点映场,这让我很意外。同样意外的是,《芳华》带给我的复杂观感。

《芳华》里明显就能看出冯小刚的文工团情结,他镜头下的女兵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光影流转间无不呈现着青春肉体的美好以及对集体生活的怀念。如果说回忆有滤镜,那也就如冯小刚这般了。在对集体的怀念之余,冯小刚还若有若无地讨论着集体与个人的冲突。刘峰从活雷锋到耍流氓的变幻,何小萍从被孤立到被迫成为英雄,两者的命运似乎相背而行,但其后都是集体需要。集体用荣誉压制了个人,荣誉压抑了个体情欲,所以活雷锋冲动的表达是犯忌讳,活雷锋怎么能谈恋爱呢?

集体主义是颇具迷惑的,它会高喊着口号使人不自觉地在荣誉的感召下违背个体意愿,所以原本装病不上台的何小萍在向“何小萍同志学习”的声浪下也会不自觉地举起右手敬礼。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芳华》的基调是青春回忆,与之无关的都要为之让路,因此上述所谓集体与个体的冲突并没有得到充分表达。这种让路的结果也使得我对电影的观感极为别扭。

电影开场是萧穗子的旁白,引出电影的主角,但我们可以看到,电影的主角其实并不是命途多舛的刘峰何小萍,而是青春浪漫的文工团。电影给了她们最多的戏份,最美好的镜头,然后假模假样地说,其实主角是那两个被排斥的人。至于那两个被排斥的人到底怎么想的,冯小刚似乎并没有在意他们的伤痛,仅仅用旁白便算是作了交代。结尾的时候尤其讽刺,萧穗子说,不愿意看到文工团女兵们老去的样子,然而镜头却定格在刘峰和何小萍风尘满面的倦容上。只有过得好的人才会在意老去的容颜,被生活欺负的人只会顾影自怜。明明就是一股子布尔乔维亚情绪,非要装成布尔什维克大兄弟,这就是我生厌的理由。

其实刘峰应当明白,你一个天天做好事才入党的同志,怎么配得上那些生来就是党员的呢?以前打天下的时候,大家都自称工农子弟兵,现在坐天下了,有一部分成了高干子弟兵,江山都是他们打下的,自然讲究个门当户对,要嫁也会嫁个华侨,是不会看上刘峰这样抢着拉猪的傻小子的。

冯小刚文工团学美术出身,出来后跟着一群大院子弟混,好不容易熬出头了,拍了二十多年商业片,总算能拍点儿自己想拍的了。在《芳华》里,我们很明显能看到这两者的奇妙融合。小资产阶级都是别人的,青春活泼也是别人的,邓丽君也是别人的,无产阶级们拥有的,只是难言的伤痛。到最后,她们光鲜亮丽,而你们,依旧只能相依为命。战场上成了英雄,下了战场却被迅速遗忘。拍成电影,她们不愿出露老去的容颜,而你们饱经风霜的面庞,却成了最后一格。

到底还是无产阶级大兄弟没文化,听首邓丽君就冲动成这样,还是觉悟不够啊。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 雪泥(xuenihongzhua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