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书为伍
读书是一辈子的事业

林虔浅 | 芳华 一生一次的花

文/林虔浅

你怕,老去吗?

当然,你不怕。那对你来说是一个多么遥不可及的距离。此刻你可以骄傲地炫耀,你那样年轻,你那样风华正茂。离那白发苍苍,枯草戚戚的终点,是那样远。

那是一群像金雀儿一样欢喜的生命。她们的舞步轻盈,他们的曲声悠远。似乎世界上的千万角色,他们就是永远定格的,扮演正当年的主角,永远不会有谢幕的一刻。窗外的光斜斜方方,清清凉凉地垂落在她们温婉的脸上。无论是精致还是寻常,都那样美那样灵动那样无可挑剔。他们的活力和俊朗,是那样讨人欢喜。

即便,身后背负着,是不和年龄该背负的疮疤。即便脚下的路兜转通往悬崖。管它呢,我有大把的好芳华,我为什么要怕。

世上有那么多个她,没有生来的好运,从来得不到肯定,不被接纳,永远像缩在角落里的灰姑娘,卑微胆怯,成为他人眼里的谈资笑柄,做个笨拙多余的累赘。在最好的年纪活的狼狈不堪。又有那么多个他,善良真诚的去待每一个人,却被辜负至尽,那些善意都成为了理所应当的被亏待的理由。表达爱的资格都成为奢侈,即便无愧于任何人,却在一生里被世界亏欠到来生都无以偿还。

可这,偏就是,无可选择的,青春的样子啊,一生只有一次的芳华。即便不公,即便遗憾,即便苦不堪言。可这就是一生不会再盛开第二次的花。他们受尽折磨,还是拼了命的用一切来绽放那个最于真实的自己。那是只有他们才有的,独一无二的花,最勇敢的花。

你不也是也一样勇敢吗?即便世界处处与你作对,让你一次又一次红肿眼眶,折断羽翼,逼近死亡,不还是那个勇敢的自己,从鲜血里爬上岸,让你活生生地看着这行,和你一样勇敢的我,写下的字吗?别说你没绝望过,别说你没有一段好芳华,你曾经是那样美丽,以后,也永远不会妥协,不会黯淡,不是吗?没有谁的青春卑贱,没有开不出的花。

再远的路程,也有到达的那一刹那。

谢幕了,散场了。人疯了,丢了,跑了,屋子空了,光落了,人只剩下发福的照片来拼凑回忆里单纯的笑容了。我们老了,累了,安静了,一切期待都成了无奈。我们,被新一代的芳华里的主角忘记了。

终于,你有些怕了。

你清楚许多事你那样想去实现,可是一次次的现实,锤炼,摧残,让你我望而却步。而这慢慢延长,曲折,蜿蜒进那片心间的溪流,涓涓不止。青春里飞散的情书碎片,迟到几十年的告白与陪伴,那刻骨铭心的守候与等待,战争里陨落的生命,迟到的致歉…每一分遗憾,都是芳华的余香,吹不散,飘不乱。顺着河流一直流啊,一代一代的拾起那些流逝的芳华,再一代一代的淌去更远。

后来,芳华的故事都有了结局。当初扬起的稚嫩青涩的脸说起的梦想和未来,都如约而至。不被善待的人遇见了另一个善良的人,不勇敢的自己遇见了最勇敢的英雄,不懂得爱的人学会了宽容遗憾,沉迷欢聚的人接纳了别离,什么都变了,却又什么都不曾改变。你在那,花就在那。无论世界已经变迁到何时,你在那,花和他们,就都开放在那。

我不怕皱纹爬满我本就不精致的脸,我不怕有一天病倒在夕阳里的橘色床单上。我最恐惧的,是十八岁的逾界,怕有一天,失去了冲动的勇气,失去了天真的稚气。怕自己终将妥协,那对命运的争执。

我一个人跑在北方冬天的风里,去赶的这场电影的点映,手冻得红肿 拿不住手机,还差点被摇摇晃晃的电动车撞倒,我大概是为数不多为一部电影如此狼狈的姑娘吧。后来,奖励自己一杯温热的鲜芋奶茶。忽然就成了世上最幸福的人。

我不是一只会讨人喜欢的兔子,可是我总归不忍心再做其中讨厌我的人之一。我的芳华,还是,要好好的等她开呢。

你呀,也永远,不会老去呢。即便再团聚时,他们和世界已经记不清你的样子,但是总有一朵,你的花,好好地开着。

这,便是芳华。永远,坚强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