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书为伍
读书是一辈子的事业

为什么好多丑人不觉得自己丑?

文/周冲

首先,我们要区别开真正的丑和伦理的丑。

真正的丑就是单纯就观感而言,脸蛋、身材、气质……好看就是好看,不好看就是不好看,一般就是一般。

伦理的丑就加上了心理、立场、成本上的问题,也就是我们能不能承认。

比方说自己的母亲,哪怕苍老臃肿邋遢,你也不会说她丑,因为伦理上不答应,承认了,就说明不孝。

再比如,自己的恩师,明明是中年土肥圆,你也不会说他丑,只会说:“老师是一个很朴素的人。”

还有自己的爱人,如果说她丑,那你这日子,也就过到头了。

这个理论推而广之,就会发现:

许多我们口头上说美的东西,并没有那么美;而我们口头上说丑的东西,并没有那么丑。

因为还有一个可不可以的问题。

之所以厘清这一点,就是怕遁入一个误区:某些公认的丑人(比如敌方女特务)确实不丑,那么,他也不可能觉得自己丑。

这不是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我们要讨论的,是纯粹的、客观的、审美意义上的丑人。

在电影《立春》里,满脸麻子、赘肉横陈、暴牙外露的王彩铃站在火车交接处,对黄四宝说:“我觉得我不丑,我只是有点古怪。”

这句话get到了无数人的笑点,当时影院一阵哄笑,纷纷跪服。

王彩玲啊,你如果不唱歌,做个段子手也是很有前途的嘛。

王彩玲丑吗?当然。

丑得我们都不落忍了。

那,她没有镜子吗?有的,她睡了黄四宝的第二天,就在镜子前扎上丝巾,春风满面,淹然百媚,脸上的麻子都有光泽了。

那她不知道自己丑吗?

应该也知道,只是没有我们知道得深刻。

人都有美化自己的本能。

比如你,发生了一件小事,忽然歇斯底里,对别人恶语中伤。

事后,面对他人的指责,你会说:“我这人就是脾气差,嘴巴直,所以有些时候说话不太中听……但是(注意这个但是,前面轻飘飘的自责全被化解),我所说的都是事实啊,她就是一贱人啊……”

然而事实是,你不是脾气差嘴巴直,而是恶意攻击,专攻下三路,直逼人之底线。

但你会承认吗?

不会,你会想出漂亮的说辞,来为自己开罪,以逃脱他人责备和自我加罚。

再比如,我曾经认识一熟人,风流成性,结了婚后,发生过不止三次的婚外情。

但是,面对他人的指责,他怎么说呢?

他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也没有觉得不负责任。

而是自我美化说:我这个人,就是太多情了。

甚至还念起了诗:曾因酒醉鞭名马,唯恐情多累美人。几乎要为自己感动得掉下眼泪。

是的,他完全不以为丑,反而觉得合理,觉得正常,甚至莫名地生出了一些悲剧美。

你看,不管多丑陋的事情,当它发生在自己身上,你就不会觉得丑得过分。

你会说“这也有原因的啊”、“其实也挺正常的”、“没你们想的那么可怕”……继尔欣然接纳。

这种美化,是一种本能,也是一种自我保护。

谁乐意天天和让自己犯堵的东西呆一块儿呢?

离不开,只有改变自己的心态喽!

相貌也是一样啊。

无论多丑的人,比如我吧,有时候在镜子瞧着——

哎哟喂,这眼睛,长得真像眼睛,这嘴巴,长得真像嘴巴。虽然这个皱纹很讨厌,还有这个疙瘩,啥时候能消下去啊,对了,头发在开叉,眼睛没有神……

但没有关系嘛,涂涂粉底刷刷睫毛膏就好了……

然后,在意念中开启美图秀秀,液化、磨皮、美白、祛黑眼圈……哇,整个人都赏心悦目了。

但真的如此吗?

我爸就说了:“你啊,长得这个鬼样子,喜得读了点书啊,否则只嫁得了隔壁岳三那种人……”

隔壁岳三是我们村的一智障,终年说不了十句话,年近四十还没娶妻,唯一的伴侣就是一头老黄牛。

爹啊,是亲生的吗?心在滴血好吗?至于要这样揭开真相吗?……

但我能怪他吗?不能。

不仅不能,而且我发现每个丑人都需要来这么一棒。

心理学上,有一个现象叫曝光效应。

即人在无意识的认知情况下,一种东西只要经常出现,就能增加我们的喜欢程度。

不管对方是西施,还是东施;

不管是夏迎春,还是钟无艳。

不管对方是美得令人想入非非,还是丑得让人想呕吐不止……

如果反复刺激,都会慢慢接纳。

以上翻译翻译就是,哪怕一只母猪,对着镜子看久了,都能看出一对风华绝代的双眼皮。

心理学研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大概比实际上要好看30%。

这个说法,我们可以再举一个小现象来验证。

我们偶尔从别人的镜头里看自己,大多会悚然而惊,天呐,这是我吗?怎么这么丑?和镜子里完全不一样啊!

是的,宝贝儿,这就是你,客观真实无PS的你。

只是你还没习惯从这个角度看自己,以后反复看看,也会喜欢上的。

你想啊,我都那么丑了,谁还忍心说我丑呢?这不虐待残疾人吗,也太残忍了。

于是在提及相貌问题时,大家就会善良而艰难地选择字词,顾左右而言他:“其实……女人健康就好!”

“你一看就很有阅历!”

“你的灵魂是美的!”

而人都有一种规避伤害的本能。

被火烧伤的人,会拒绝再看镜子。老去的美人,会将镜子一一尘封。

长得丑的人,会无意识地远离事实,选择性倾听这些善意的评价,掩耳盗铃,防止被伤害,以达到自我保护的需求。

比如我认识的一男的,肥头大耳,浑身脏污,丑得不行,但是,他总是对人说:我哪丑了,我这是佛相!

唉,兄台,有你这样把社交辞令当真心话的吗!!

但你也别笑他。

人都有寻求认同的本能。

别处寻不到,廉价的、套路的、虚与委蛇的赞美,也要拿来充充数。

因为以上种种原因,丑人会一直对自己的丑安之若素,甚至对这幅奇怪的相貌,生出一种奇异的爱情。

最后呢,就是因为确认偏误,我们会不知不觉地记住有利于自己的信息。

买衣服时,被叫“美女”;

聚会时,被礼貌性称赞“真有气质”;

和另一个更加丑的丑逼在一起,忽然成了目光聚集体……

这些,都会被我们丑人当成宝,然后在潜意识中打造出一种认知:别人都说我美呢,那我肯定美啦美啦美啦。

如此一来,造成理解偏差,也就情有可原了。

如果你和我一样,很不幸也是一个丑逼,爹不疼,娘不亲,男人不爱,女人不尊重,你该如何是好?

首先,承认自己的丑。

长得丑,又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不必心虚,不必羞耻。

相反,当你学会正视它,调侃它,反而会带来一种自黑的人格魅力。

再次,你要知道,人越长大,相貌对人生的影响,就会越来越小。

如果说20+的时候,没有好容颜,简直人生无望,天地无光。

到了30+,这种影响力,就会减到一半,甚至更小。

而到了40+,更是以指数递减。

相反,人的修养、谈吐、财富、地位、学识、名望,都会默默地,生成你的第二张脸,替代之前的那张,替你一路开疆扩土,横行天下。

君不见,王小波那张丑脸一笑,天下多少芳心为之痴迷。

黄渤那张丑脸一露,多少粉丝为之尖叫连连。

高晓松在奇葩说上一开口,多少人在那张遍布麻子的肥脸上,看出了一种谜之魅力。

所以说,当你利用漫长的时光,去锤炼某一种技能,积攒某一种财富,修行某一种魅力,最后熠熠生辉,达到闪花了大家的眼睛的程度,脸好不好看,真的已经不重要了。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   周冲的影像声色(zhouchong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