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书为伍
读书是一辈子的事业

写作的好处:写作是一种快乐 ?

文/侯九霄

写东西,很累,很烦人,耗费很多心血,腰酸背痛腿抽筋,头昏眼花手颤抖,苦得不能再苦。

写东西,很爽,很快乐,感受很多愉悦,神清气爽心欢畅,其乐融融云飞扬,喜得不能再喜。

写东西,搜肠刮肚,熬尽心血,白了少年头,悲切。

写东西,净化灵魂,升华内涵,有万般收获,高兴。

这就是写作的辩证法!直接导致有人畏惧讨厌写作,有人却乐此不疲,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

蒋介石写了30年的日记,死后,他的日记成为珍贵的历史资料。不仅是因为他记述内容的史料价值,更是因为他通过三十年的日记记载,完成了人生的净化与升华,成长为影响中国历史的风云人物。

他的日记是写给自己看的,不是写给别人的。

我们很多人写作,也并不是写给别人看的,也只是写给自己看的。他通过自己的语言表述,认识真正的自己,悦纳真正的自己,让自己更加接近于自然的人。

人都是有灵魂的,这种有别于动物的灵魂是需要净化,也是需要安放的!否则会成为孤魂野鬼,找不到回家的路。每个爱好写作的人都是在找寻回家的路。

在写作中,我们渐渐脱离了兽性,甚至我们渐渐脱离了自己。就像孙悟空的变身术,他的皮毛仍然在原地,但他的真身已经遁走,已然升华。

而且写作是一个人的修行,一个人的朝圣。

一路上,虽然热闹,但都帮不了你;而且走得越远,你会发现还在奔跑的人越少,甚至完全没有了。你会孤独寂寞彷徨痛苦,你会怀疑担忧恐惧烦躁,你甚至会轻生,因为无人理解,那是一种“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境界。

其实想想,你的人生谁会在意,你的感受谁能理解,所以萨特才会说“他人即地狱”,因为任何人都不可能理解你!!“伯牙子期”也只是音乐上相识相通,实际生活中是不是如此还真难说。

正是因为人生的变幻莫测,正是有这么多人生的误解,我们才会去写作,那些写出来的东西说到底是写给自己看的,不是写给别人看的。如果万幸,有那么些读者对你作品中的某一点有了一点共鸣,他们就会感叹“喔,原来也有人这样子想!”或者“这个人的想法其实我也有!”这些作品就有幸成了所谓名著,传之后世而不衰。因为那是一段历史!!

所以,所有的书中,真正的历史是最难写的,因为真正的历史最难掌握,《史记》号称史书,其实很多事情都是司马迁想象加工了的!!

以前,我不明白曹雪芹写那么厚的书干什么,罗贯中写那么长的文字干什么,托尔斯泰写那么长的小说干什么,蒲松龄写那些牛鬼蛇神干什么。后来,我慢慢明白了,那是他们精神上的萝卜白菜豆腐乳,他们是为了给自己的人生留个纪念,或在书中展示一下自己的梦想和追求,述说一下自己的愤怒和痛苦。马尔克斯《百年孤独》,作者本人写完后只印刷了5000本,他担心卖不出去,因为他的初衷不是写给大家的。

你可能会反驳:你怎么把这些伟人贬得这么低,他们不是有先进的政治思想与崇高的道德情操吗?

我想说的是,你别逗了,朋友!面对不平和压迫每个有良知的人都会起来反抗的,当然这些伟人伟大是在于他们始终坚持永不背叛,并不是它们本身有多高明。连他们自己都不认为自己高明,都说自己是人民群众的一员,虽然谦虚也是实话。而且很多政治思想高的人并不能写出好的作品,获得诺贝尔奖的人中还有感谢妓女的,完全不符合我们正常的道德标准。

有才有德是对政治家的要求,对文学家似乎没有那么多约束。因为政治本身就是肮脏的,如果政治家再无才无德,那社会就乱套了,因此对从事政治的人要求严一点无可厚非,拿笔杆子的人由于本身就有一定的自我净化能力,这方面要求就低一点。再说,一个文弱书生,无权无势,能翻什么大浪?所以许多统治者对文人是非常轻视的,当然中间也有极强的防范,因为“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害怕流传啊!

又扯远了,打住。

总之,写作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反映的是个人的喜怒哀乐,是为了记录自己的人生轨迹。之后可能影响很多人,也可能仅仅是记录自己的生活。

很多人就是愿意这样记录自己的生活,在记录自己生活的过程中不断升华了自己的精神,提高了自己的内涵,丰富了自己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净化了自己的灵魂!!

当浑浊的池水变成一汪清泉,并被春风吹皱的时候,会很满足很惬意。

我们的灵魂就像一池春水。

每天净化一点,每天净化一点,就会变得清澈无比。

从这个角度说,写作是一件很简单很快乐的事情!!

2017年12月21日星期四20点49与致远斋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 侯九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