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书为伍
读书是一辈子的事业

白鹿原读后感:读《白鹿原》中的人性与道德

趁着两个娃的睡眠时间,拿来《白鹿原》一口气又读了一遍。

还是十多年前第一次读《白鹿原》这本书,陈忠实先生的这本书在当时对我的冲击非常大的,总感觉它内在的东西颠覆了我很多价值观。当时懵懵懂懂,很多东西明白其事却难解其意。 直至而今仍有很多未解之意。

白鹿原

这部小说跨越的时间很长,涵盖了清末,国内革命,抗日战争,解放后几个阶段,作者陈忠实先生站在一个非常中立的立场用他细腻的笔触向我们揭开了那个动荡年代社会各层百姓的生存面貌,以及人性在制度变化中展现的扭曲。

给我冲击力最强的一个是白嘉轩这个人物。白嘉轩这个人物的刻画,似乎一下子颠覆了我以往的认知,让我陷入了一种不解的迷茫之中。我一直在思索这个人物的塑造陈先生到底意在传递一种什么思想呢?我只能用我浅薄的思维思索着。

按照阶级论的观念,白嘉轩这个人物是属于曾被我们鄙弃的地主阶级或者说是富农阶层的,但是他的一生除了算计了鹿子霖家的那块风水宝地,我们找不到一件他违背道义的事情,他甚至是被人赞赏的尊敬的,尤其在对待他家的长工鹿三和他的儿子,他无疑是‘仁义’的。

他甚至是保守的、顽固的。他坚定的维护着他心目中的乡约,履行着一个族长的职责,他甚至将白鹿原打造成了一个被共产党员鹿兆鹏同志称为“封建秩序最坚固的堡垒”。他反对他的两个儿子和女儿继续求学,女儿逃家了,他说就当她死了。他让两个儿子安心的侍弄庄稼,做本分活就不惧怕任何人上台。正如黑娃所言,他的腰杆挺得太直了,让一切牛鬼蛇神在他面前都不由得自惭形愧,以至于让成为土匪的黑娃忍不住下手打折了他的腰。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保守派,却用他践行的道德准则维护并守护着一个乡村的秩序和安然,看着在他管理下的白鹿原,我甚至曾经设想,假如没有革命,没有列强争夺这片膏腴之地,没有“人民当家作主”的思想进入这里,会是什么样。如果村村都像白鹿原这样秩序井然,和谐和睦,开明的族长和完善的乡约,是不是也会很好?

当然,而今的我明白,人治终不如法治。然而白嘉轩他面对灾难没有惊慌失措,面对激流没有冲昏头脑,没有过激的行为,也从不凑热闹,他的心中始终横着一杆秤,心里精明而透亮的形象却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是什么让他做到了如此?

我认为是传统文化道德约束下展现出的一种人性光辉。

试问,站在这个信息繁杂时代迅猛变化的我们,面对来自八方的信息风暴,有几人能做到如此?许就是这样稳重刚毅的白氏门风,才让白家门楼在乱世里始终屹立在白鹿原上吧。

乱世人性

给我的另一个冲击就是人性,乱世中的人性在‘欲望“中的挣扎。

整部书无论是那一阶层的人物,大人物还是小人物,革命者或是非革命者,每一个人都给我一个感觉,他们都是心中存有坚定的精神力量的人。白嘉轩也好,兆鹏兆海白灵也罢,甚至是田小娥,他们都在为自己心目中的既定目标奋斗着。

当新制度冲击着旧制度时,思潮的碰撞中激发出的人性的扭曲是其中最让我不堪卒读的。解放前的白鹿原那里生活着一群有着最原始思维从骨子里保有一种名叫道德的最原始的价值观念。然而当风潮刮起时,年轻时的忘恩负义、强占人妻(妾)的黑娃被革命抬到前台作为新的领军人物时,我心中充满了无奈与不解,为那个时候年轻的党,也震惊于当一个底层的小人物被误导造反就是革命以无知无畏的形象引领风潮时所引发的灾难的恐怖度,也再一次怯怯的感受到法治社会的带来的安全感。当白灵死于自家的清查活动,兆海死于绞杀共军的活动时,我心中除了痛惜他们命运与理想的相悖,更愤慨于当权者自私丑恶的野心的昭然若揭。当几十年后,又一场风潮席卷大地时,朱先生的坟被掘开,昔日下葬时的浩荡与今日的不得安宁,除了让人痛心,再一次让人无奈的感受到那份人性在欲望中的扭曲所带来的灾难。

当一切拨乱反正时,我们才猛然醒悟到,存在即合理,一种被世俗认为是最落后的思想完全被新的一种思想强压着,被糟蹋着,可笑的是到了最后能够维持着原上那片净土的依旧是那老祖辈留下来的道德与文化。

整本书是围绕着白嘉轩来发展的,他的一生过的也是不平静的,作为一个村子的族长,他肩负的不仅仅是整个家族的安宁,还有对于社会道义的一种维持,然而无论遭遇什么,他用他的活法告诉了很多人,祖宗的精髓不能丢。

反观现在的我们,除了皮囊,我们的灵魂还剩下什么?还能坚守什么?我们的社会还留下什么?我们还留有祖辈的什么?

《白鹿原》用它特定的历史映射着我们的时代,我们民族的传统文化价值观正如即将熄灭的星星之火急需我们去点燃去开发,让他内在的精髓统帅化成我们的民族之魂。

【后记】

时隔多年再读这本书,给我的感觉还是这是一本值得你一口气读完的书,但却不是你一口气能理解深刻的一本书。他需要,你反复的咀嚼揣摩深味其中力陷漩涡而怒求自拔。

首次传阅,心中惶惶。只因潜水太久,只读不做。从孕到生,二娃相伴。拜读阅多,惊叹愈甚。惊叹佳作,下笔愈难。及至落笔,恐污慧眼。迫于限期,急急有成,错处颇多,敬请指正。

文章作者宋艳艳,文章作者来源微信公众号方塘读写。喜欢作者文章,可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