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书为伍
读书是一辈子的事业

苍井空结婚了,原来爱情可以如此简单!

苍井空女士结婚了,她结婚的理由很简单:“我已经30多岁,我想要结婚,我想要孩子,我想要我自己的家庭;他不是帅哥,然后没有钱。但是他,接受了我以前的工作。”

苍井空的最后一句话打动了我,所以我决定今后不再虐称她为“苍老师”,而是尊呼其名或女士。在日本,AV女优是合法的职业,人们对某种工作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但是对从业者,应该有最起码的尊重。

苍井空说:“对我以前的工作,我没有后悔。但,我知道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如果结婚的话,一定要接受这个问题。所以,他很棒。”

苍井空认为,一个很棒的终生伴侣可以不帅,可以没钱,但是只要他有一颗能够包容一切的“真爱之心”便值得托付终身。

婚姻是一种奇怪的东西,有人把它比作坟墓,有人把它比作契约,有人把它比作围城,还有人把它比作是伊甸园。总之,世界上有多少对夫妻,就有多少种对待婚姻的不同理解。

不同的人与不同的伴侣,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待婚姻,自然会得到不尽相同的结果。我认为婚姻是与爱人共同见证和体味人生的一种生活方式,要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婚姻,不仅需要智慧和勇气,还需要运气。

如果说,婚姻是一座坟墓,那么朱安则是这座坟墓中最悲凉的一个缩影,她的一生都在绝望中挣扎与逃避。

朱安最大的悲剧不是嫁给了鲁迅,而是她做了一生一世的婚姻殉葬品。从出嫁的那一天起,这个小脚女人便被鲁迅视为母亲送给自己的礼物,尽管他不喜欢朱安,但又无法拒绝母亲。

鲁迅对朱安没有感情,平日二人话语不多,既不吵嘴,也不打架,各过各的,不像夫妻。鲁迅一心铺在鞭挞国民人性的文学创作上,朱安则把自己的幸福全部都押在了“大先生”身上。

朱安坚信,只要自己不懈努力,终究会赶上“大先生”的脚步。直到鲁迅和许广平有了孩子,朱安彻底绝望了。她说:“我好比是一只蜗牛,从墙底一点一点往上爬,爬得虽慢,总有一天,会爬到墙顶的。可是,现在我没有办法了,我没有力气爬了。我待他再好,也是无用。”

朱安是一个时代的悲剧,她始终未能找到内心独立的“自我”,她始终像是一粒被无视的尘埃,既无力抗争,也没有勇气挣脱冰冷的婚姻坟墓。这个女人,孤苦、凄凉地度过了一生。

朱安说过:“我也是鲁迅的遗物”,她希望死后能够葬在“大先生”的身边。但是,鲁迅将这个“礼物”还给了母亲,最终朱安被埋在了婆婆的身边,成为鲁老太太坟旁的遗物。

如果说,婚姻是一纸契约,那么清高孤傲的张爱玲则将自己的婚姻留给了一张白纸。

胡兰成不仅是张爱铃的第一任丈夫,也是一个才华横溢的风流情圣。这个男人一生阅女无数,先后8次婚娶,无数次露水姻缘,直到晚年仍有“名媛”相伴,可谓是“一生坎坷志不消,两鬓苍然色难移”。

自古才子配佳人,张爱铃与胡兰成相遇绝非是生活的偶然。那年,张爱铃23岁,她与胡兰成第一次见面,这位38岁的男人和她神聊了5个小时。张爱铃说过:“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1944年8月,张爱铃与胡兰成结婚,他们没有举办仪式,只是以婚书的形式为证:胡兰成、张爱铃签订终身,结为夫妻,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胡兰成并非是一般的中年油腻男子,此人除了文章了得、博学健谈之外,最大的优点就是通晓女人的心思。相识几天后,张爱铃便给胡兰成回信:“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胡兰成是可以走进张爱铃内心世界的男人,但是无论才女的内心有多么丰富,也难安胡先生的一颗花心。婚后不久,胡兰成便灵光重现,一不留神又走进了张爱铃闺蜜的内心,并且大言不惭地说:“我不负责”!之后,胡兰成同时与多名女子保持着暧昧关系,张爱铃感到了自己爱情将到尽头,她向胡兰成表达诀别之意时,依然充满了幽婉和依恋,随后二人的传奇之恋也辛酸落幕。

晚年,张爱铃过着孤苦、凄凉的生活,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最后,她安静地躺在自家的地毯上离开了人世,死后三天才被人发现。一代才女,就这样香消玉损在异国他乡,那张写着“岁月静好”的婚契也随之融化在记忆里。

如果说,婚姻是一座围城,赵四小姐便是情愿坐困愁城的传奇佳丽。这个灵魂带着香气的女人,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爱情。

张学良贵为民国四公子之一,权倾朝野、风流成性,身边奇花异草无数,可谓是占尽了人间春色。直到恢复自由以后,90多岁的张少帅还与贝夫人传出了绯闻。当年,赵四小姐与张学良一见钟情,从此便成为少帅的私人秘书。这个有分无名的头衔,一直伴着她度过了几十个春秋。

“西安事变”后,张学良到南京“负荆请罪”,从此便过上了漫无边际的“囚徒”生涯。此时,陪伴少帅的主要是原配夫人于凤至。后来,于凤至左乳癌变,经戴笠和宋美龄协助到美国就医,赵四小姐便成为少帅身边的唯一女人。

在赵四小姐眼中,无论是原来的陆海空军副司令,还是现在的“政治囚徒”,都是自己深爱的张学良,真爱本与身份和地位无关。

赵四小姐明白,如果选择爱与责任,就等于是把自己的自由和青春关进囚笼,并且一眼望不到尽头。然而,她放弃了香港的安逸生活,毅然来到了张学良身边,继续做有分无名的私人秘书。

被囚禁的日子枯燥乏味,根本没有希望,这种生活就是在消磨时光,耗费生命。然而,赵四小姐愿意与自己的爱人同甘苦、共患难,她陪张学良一起读书、一起运动、一起种菜、一起喂鸡,淡忘了世间繁华,耐住了清贫寂寞。

作为张学良的秘书,赵四小姐没有“为人妻”的名分;作为张学良的情人,赵四小姐尽到了作妻子的责任和义务。赵四小姐,几十年如一日,简单地重复着最初与最真的爱,只因她曾经爱过,并且从未悔过。有人说是“西安事变”成全了赵四,我认为是爱与责任又圆满了一对“患难夫妻”!

如果说,婚姻是一个伊甸园,史铁生便是最乐观的亚当,陈希米则是最幸福的夏娃。妻二人对生与死的理解和对爱的刻骨铭心,向世人阐释了有一种爱叫来世你还娶我。

2010年,著名作家史铁生突发脑溢血,与世长辞。史铁生的妻子陈希米十分淡定的表示:不举行遗体告别,不开追悼会,家中不设灵堂。

陈希米说:“铁生喜欢这样,我只想独自待在我们共同生活的家里,和他在一起。” 在陈希米的心里,史铁生并没有走,她不想把自己的家布置成没有史铁生的样子。她要在这个温馨的家,陪着另一个世界的史铁生完成他们的人生之旅……

史铁生是一个乐观的铁汉,他曾风趣地介绍自己:“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从21岁那年起,史铁生便进入了职业生病的状态,先是瘫痪了双腿,而后肾又出了问题,最后患上了尿毒症。此后,史铁生每周要做三次析透,全身的血液要先抽出来,再输回去……

病魔缠身的史铁生,很少满面愁容,他开朗爱笑、活泼风趣、乐观豁达。史铁生对待死亡的态度十分坦然,几乎到了令人敬仰的境界,他说:“死是一件无须乎着急去做的事,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一次有朋友关心地问史铁生:病情有没有好转,是否会有摆脱析透的那一天?史铁生回答:“肯定有这么一天,那一天我就死了嘛。”说完,史铁生哈哈大笑。

史铁生的文字直逼人性,打动了无数读者,陈希米便是读了《我与地坛》之后走进了他的生活。史铁生说:“她是一束投到我孤独世界里的光” 。陈希米说:“能够看着你写,做你的第一读者,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从此,陈希米便成了史铁生的双腿;史铁生也成为陈希米相濡以沫的知音伴侣。

史铁生知道自己一定会“走”在陈希米的前面,所以老史生前为身后的妻子考虑了很多,他说:“我死了,你要记住,你的一切决定都是对的,你做的就是最好的”;“只要想到我,无论你在何处,那里都是我的墓地,我就在那儿” 。所以,陈希米决定不给史铁生设立墓地,她要把史铁生一直留在自己的身边。

史铁生走后,陈希米独自面对的不仅是伤心和痛苦,还有看不见、摸不着的空虚和无能为力的绝望。为了走出绝境,陈希米做过许多尝试,她上班、阅读,她带着史铁生的一小块白骨去了德国,但是没有史铁生的日子,陈希米始终感觉不到生活的热情。

后来,陈希米对生与死有了更深刻的领悟,她要让自己更好的活下去,她要让史铁生更好的活在自己心中,她要用文字把史铁生写满心田,一直到来世重逢的那一刻。于是,《让“死”活下去》出版了……

朱安的婚姻无感情可言,所以这个可怜的女人一生都在冰冷的坟墓内挣扎、祈求;张爱铃的婚姻无忠诚可言,自然也不会天长地久;赵四小姐虽用爱和责任赢得了一段姻缘,但是这段佳话似乎缺少了张少帅感恩之心,令人遗憾;陈希米的婚姻既有一见钟情的感情基础,又达到了相濡以沫、来生再续缘的境界,她和史铁生在一起才是真正的人生幸福。

人的一生很长,有时长到一眼望不到边际;人的一生很短,有时短到瞬间即逝。在有生之年,与知心爱人共享人生之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爱情和婚姻本来就是一门边摸索、边实践、边总结的人生哲学,想要从中收获幸福,就要学会复杂的问题简单化。

苍井空女士对爱情和婚姻有自己的理解,她将这一过程简化为“爱与接受”。苍女士同那位“宁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坐在自行车后笑”的佳丽相比,前者对爱与婚姻理解的更纯粹;后者则是用婚姻作筹码,交换自己所需的物质享受。

爱的越简单、越纯粹,活的越轻松、越自然。苍井空的他,真的很棒;苍井空也真的很棒!祝愿苍井空和很棒的他,用最简单的爱编织最幸福的人生!

文章作者拔山填海,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e朝e夕(yzyxdyh)。喜欢作者文章,可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