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书为伍
读书是一辈子的事业

电影《影》观后感

如果有一段时期雨水下得特别多,也特别大,一定会有大事情发生。

远古两国的生死之战,就是发生在这样一个大雨倾盘的时日。

雨、黑、白、灰,于深深浅浅的变幻当中,带出了每个人的命运。而他们的命运也随着雨声、雨势、雾浓、雾淡各不相同。

张艺谋的新作《影》,不再让观众看到《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等影片当中的红,也没有《英雄》当中的黄,只有水墨色。如何将这些单一又冷感的颜色赋予女主角沛国都督夫人(孙俪饰演)色彩,让夫人这一角色在当时那种国家随时都将崩塌,生命随时都将失去的朝代中有独特的性格,想必,导演和演员之间已然有极为深度的沟通。孙俪在为数不多的镜头当中,表演得极为专注。表面是平淡,但眼神里,肢体中全是戏。

也难怪张艺谋在采访中会说:“孙俪很完美”。

这些年,孙俪被粉丝们冠与“娘娘”的称呼。

这足以体现她在清宫古装戏当中的江湖地位。而最初被大众记住一定是《玉观音》当中的安心,以及让她步入幸福的《幸福像花儿一样》这些剧集,在这部孙俪跟邓超结合在一起的缘分之作当中。剧中那个有着一双明亮大眼睛的阳光女孩杜鹃(孙俪饰演),那个跳起舞来,便如精灵般律动的孙俪,从此获得众人的关注和喜爱。

此剧中的她是高干子弟白杨的夫人,在独霸善妒的爱情当中,为求身心的的愉悦和自由,虽深爱却也选择抗争。但是,在古代做皇庭命官的夫人,抗争并不是明智之举。

孙俪于电影《影》当中的都督夫人,是生存,是给予、是隐忍,还有妥协。

出道多年,孙俪拍的电影作品不是很多,但始终给人一副认真又倔强的样子,也许这也是观众喜欢她的要点。拍电影是演员的工作,拍什么样的戏,会跟那位导演合作,这需要缘分。出演《霍元甲》当中温婉的月慈,《关云长》当中的纠结于二哥和刘备之间的绮兰,导演是于任秦、麦兆辉和庄文强。而这次是张艺谋的《影》,孙俪在影片当中展现出了另一种大气之美。

有撕心裂肺的挣扎,只藏于肢体语言当中,有聪颖善战的机智,只藏在丈夫身后。

张艺谋在《影》当中的创新,不仅仅是黑白色的单纯水墨之美。一些没有了浓艳色彩的中国书法,悬挂在大殿之上,朦朦胧胧,看似绵软,实则变幻多端,书法在于以简驱繁,行云流水间,早已在落笔时用其功力,挥毫人格。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张艺谋就非常享受在这部电影当中的伞舞之美,还有在湿滑石板路进攻的高科技“古代滑行器”的创新。而伞舞跳得最妖娆的当属孙俪无疑。

身为沛国落魄却对朝政以及权欲不死心的都督夫人,每日需面对身体日益衰败的丈夫子虞,尊重他的意愿,配合他的欲望,而对日渐生情的都督替身境州,只能选择刻意的疏离和淡漠。困于密室,困于情欲,困于未来的夫人,却能在子虞美和荆州的切磋布阵中,用其聪明才智悟道破解敌方的方法。在丈夫布下的太极阵法中,婀娜起舞,以柔克刚。

雨一直下,气氛不太融洽。

密室的屏风开开关关,打开的是已经难收的权欲与情欲,关上的是夫人的彷徨和强忍。

一国的都督夫人已不是平凡人家可以在不满时呼天抢地的妇女,也不是富贵人家可以耍心眼的富太太。她能做的只能是无尽的支持与隐忍,哪怕是心惊胆战都容不得夸张表露。这些,不管是在远古还是在新时代,放眼四海,身处权位有多高,所要忍受的打击和屈辱也会成倍到来。

在英剧《皇冠》的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是英国女王,亦是菲利普亲王的夫人,她不仅要忍受丈夫各种沾花惹草的打击,还有亲妹妹的挤兑,美国第一夫人的嘲讽,首相的欺瞒,身边至亲的背叛等等,就算时隔数百上千年,夫人们的彷徨依然相同。

终于,荧幕中绵长的雨天将观众带到了决战之巅。决战台背后的远山近雾,天空珠帘般的雨水洒落,画面很美。但是在极美的画面当中,是一场赴死之战。

在同样的雨天,同样的密室中,都督夫人要求跟丈夫共奏古琴,琴声飞扬,孙俪弹得苍劲有力,肢体语言深深融入带角色当中,顷刻间,让人十分感动。这种感动绝非是那种“弹得太好听了”的冲动和吆喝。

而是演员孙俪与角色都督夫人的默契与融合,带动剧情的高潮部分。这曲合奏对夫人来说,是与境州的生死离别,是给子虞再次抓住权欲的力量。情绪的表达非常复杂,给孙俪的表演时间也非常短,大概只有三四个镜头,而她做到了完美。

境州攻破,血流成河,雨没有停。

都督夫人坐在大殿上位队形中,满是彷徨和不安。隐约中既希望夫君子虞能重拾权位,另一边又失落于动心之人境州将永远的离开身旁。

最终,目睹真相的夫人,又随即让真相在那扇门背后戛然而止。孙俪从门孔往外看,雨,似乎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