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芳华小说
冯小刚芳华电影

《芳华》林丁丁:外在的美好与内在的矛盾

文/铁任

关于芳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

芳华可以是一个梦想的实现,可以是一段缤纷的岁月,可以是一场痴心的热恋,也可以是一部精彩的电影。

由冯小刚导演,严歌苓编剧的《芳华》以上世纪70年代的文工团为主体叙事背景,把一群年轻人的故事搬上大银幕,其中有成长的青涩,恋爱的微甜,也有命运的捉弄,战火的洗礼,正是这难忘的百般滋味,重燃了一代人的芳华。

在唯美而又宏大的时代画布上,影片塑造了一幅栩栩如生的青春群像,其中让笔者印像最深刻的是两个人,一个是被战友们嫌弃的何小萍,另一个则是整个文工团的宠儿林丁丁,两人一低微一高贵,一纯朴一虚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两个人的存在,也决定了男主人公刘峰的命运。

何小萍,敏感,卑微,孤独,原生家庭并不幸福,她为了得到妈妈的宠爱,想办法发烧三天三夜,才换来改嫁的妈妈抱着睡觉的权利。来到文工团,又处处被排挤,后来父亲的平反未果病死于中,更是把她的人生悲剧推向了最低谷。

林丁丁,却无疑是那个年代里每个女人都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她漂亮,温婉,柔美,说话像诗歌一样动听,又不失女兵的飒爽,文工团里很多人都想追求她,摄影干事大献殷勤,刘峰虽然一直嘴上不说,但是从为了她特意学习了修表,并曾经为了她向战友发火,不难看出是一直用行动在表白。

林丁丁这个角色比较立体,很少有大收大放的戏份。

杨采钰在处理她的戏时,把人物演绎出了细腻的层次。一双顾盼生辉的大眼睛,无论舞姿和还唱歌时的神情,还是对于服饰、化妆品、流行歌曲的敏感,都充分展现了一个女孩的爱美之心,从她向战友宣布正在与华侨相亲时溢于言表的兴奋,展现了她对未来充满了懵懂的渴望。很显然,林丁丁并不是坏人,只是习惯了被大家当成公主一样娇宠的感觉,所以当刘峰表白时,她顿时手足无措。

心里的变化是一点点演变的:从发觉刘峰要表白时有点慌乱,想离开却因为紧张没有收回毛线,然后被刘峰抱在怀里,原本也没有什么挣扎,被战友发现后又羞又恼,回到宿舍时为自己的前途和未来担心,既急于甩脱腐蚀战友的罪名,内心又有些愧疚的复杂心情,她对郝淑雯说“就他不行,谁让他是活雷锋”,潜台词是多重的,我是公主,怎么能和他在一起,我被批评怎么办,他是活雷锋,活该被批评。

于是,林丁丁把刘峰从活雷锋变成了“流氓”。后来在前线,何小萍让萧穗子转告林丁丁,说永远也不会原谅她。那是因为她不仅改变了刘锋的命运,也改写了何小萍的命运,她让后两者认识到了现实最残酷的一面。

林丁丁是美好的,也是残酷的,或许,她就是那个时代的化身,让人迷恋也令人叹息,就像她远走澳洲的多年之后,刘峰看照片上发了福的她,多少铭心刻骨都变成了会心一笑。

对于林丁丁的外在的美好,内在的矛盾,以及复杂微妙的精神世界,演员展现得妙到纤毫,是那么的鲜活,一如现代的我们。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 并不擅长圈粉的铁任(renleyuan1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