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芳华小说
冯小刚芳华电影

电影《芳华》观后感:叩问芳华

文/乔木

如果说悲剧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撕毁给人看,那么冯小刚无疑是最残忍的,他在电影《芳华》里撕毁了太多有价值的东西,制造了太多的悖论与残缺,使人落泪,让人叹息,令人郁闷,更教人思考和追问。

好人

电影中的主人公刘峰是好人没好报的典型。

一个学雷锋的标兵,一个活着的雷锋,一个纯粹的好人,却是活在别人的冷嘲热讽里,被人当作是活就该干、是累就该受的“傻瓜”。

因为他是活着的雷锋,连爱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当他为着和心仪的姑娘相守而把自己到大学进修的名额转让给别人后,当他鼓起勇气和暗恋的人表白时,他没有换来应有的感动哪怕是起码的尊重,换来的是林丁丁“落井下石”的控告,换来的是一顶“流氓”的帽子,换来的是调到伐木连做苦力的惩罚,他的人生从此走向与其他战友截然不同的方向。

设若他当年没有放弃到大学的名额,自会一路高歌。然而生活没有假设,生命没有彩排,他的好,他的单纯,注定了他的一生一路荆棘,一路坎坷。

当他的人生落魄的时候,当年曾经受恩于他进修的那个人在哪里?可曾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感恩之举哪怕是只言片语?没有,恐怕那个人心里认定刘峰就是个“傻帽”,因为他是活雷锋,他转让名额天经地义,他受赠名额亦受之泰然吧。

当他的人生落魄的时候,当年非但没有接受他的爱意反倒伤害他、控告他的林丁丁在哪里?在澳洲,嫁作华侨妇,过着富足安逸的生活,她静好的岁月里可曾想起刘峰,这个因她而改变了一生命运的男人?没有,从她寄给战友的照片中那灿烂的笑容里,哪里看得到一丝的忧郁和歉疚?她早已把刘峰忘得干干净净了吧!

别的人都活得好好的,唯独刘峰活得最差最落魄,因为他是好人。

现实生活中,好人没好报的例子还好吗?我们看过了太多吃亏遭罪的好人,也看过了太多风光逍遥的恶人,总是不解,总是重复那些千年之问,“为什么好人不长寿,恶人活万年”“为什么好人没好报,坏人乐逍遥”“为什么为善者受贫穷更命短,造恶者享富贵又寿延?

问来问去,没有答案,只有血淋淋的现实。

问来问去,只能骂一声苍天无眼。

抑或长叹一声“好人终有好报”来安慰自己,再咒一声恶人“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来麻痹自己。

可叹来骂去,好人依旧做着窝囊的好人,恶人仍然还是快活的恶人,一切如故!

老实人

都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芳华》中的何小萍是除刘峰以外命运最悲惨的一个。

何小萍单纯老实,从小失去了父亲,也享受不到母爱,妈妈只搂着她睡过一个晚上还是她故意冻着发烧换来的。她在继父家中过着姥姥不亲舅舅不爱近似寄人篱下的生活,而且名字也改随继父的姓,幼小的心灵里没有阳光和爱,只有泪水和阴霾。

她好不容易长大,参军入伍,梦想着从此离开那个冰冷的家不再受欺负,然而到了文工团,迎接她的不是爱,依旧是无情地嘲讽、辱骂和伤害,因为她老实,因为她胆小,因为她没有背景,是个人就可以欺负她。

何小萍被几个女兵包围搜身的时候多么像眼下校园里屡屡上演的霸凌事件中被侮辱的那些主角?

面对欺凌,是在沉默中消亡还是在沉默中爆发?这是每个老实人都应该思索的问题。

老实人偏偏有倔犟、刚直的一面。何小萍暗恋着刘峰,为刘峰的遭遇不平,为林丁丁的落井下石齿冷,为整个集体对刘峰的抛弃心寒,她以自己特有的方式表达内心的愤怒,可是最终还是没有瞒过领导的眼睛。

姜还是老的辣!

政委一番慷慨陈词把善良单纯的何小萍感动得稀里哗啦,光荣地完成了演出任务,然而等来的不是鲜花和掌声,却是调到野战医院当护士的惩罚。

一切都在不动声色中进行,杀人于无形是最可怕的。

政委抑或组织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给了何小萍一记闷棍,而且没有理由,只有冠冕堂皇的“到野战医院锻炼”,可怜何小萍此时也未必想到这是一种惩罚,可能还单纯地想这只是一次正常的调动。

然而,这次调动,也彻底改变了何小萍的人生走向。虽然脱离了冷酷的文工团她感到解脱,可在血雨腥风的医院里她又高度紧张、备受折磨,她渴望成为人人尊敬的英雄,真的因掩护伤员光荣负伤成了英雄,她脆弱的神经又受不了这种巨大的反差而崩断了。

历经百折千回,老实人何小萍最终和残疾落魄的刘峰相依为命。

两个最好的人终于走到了一起,过得却不是最好的生活,而是生活在人生的底层。

当初欺凌她的那些人却是一个个活得有滋有味、风生水起!

又是一个悖论!

爱情

《芳华》里的爱情总是阴差阳错。

刘峰爱慕林丁丁付出了放弃上学进修名额的高昂代价反倒惹得“一身骚”,扔掉所有的荣誉、扣着“流氓”的帽子、背着沉重的处分郁郁而去;见异思迁的林丁丁先是和吴干事恋爱到了却又走马换将嫁给了华侨。

何小萍爱慕刘峰却因“爱在心头口难开”错失良缘,历经磨难才最终和最爱的人牵手,而此时的刘峰已经不再伟岸而是残缺不全。

萧穗子爱着军区副司令员的儿子陈灿,为了能让被撞掉牙齿的陈灿继续吹号不惜拿出女生最心爱的足金项链给他做牙套。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写出人生第一封情书,尚未来得及送出,得到的却是陈灿和郝淑雯相爱的晴天霹雳,没有太多的理由,郝淑雯一句“我们门当户对”就让萧穗子彻底死了那颗心,那封情书也在暗夜行驶的军车上被撕得粉碎随风飘散。

不是他们年轻不懂爱情,而是爱情就是这样无奈。

有情人终成眷属只是一个美好的祈愿,有情人难成眷属才是人生的常态。

现实生活中,多少夫妻是因为爱情走到一起?又有多少人生活在没有爱情的婚姻里?

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没有爱情的婚姻是坟墓。

可是多少人在不道德的婚姻里被道德捆绑着继续前行?又有多少人躺在坟墓里心如止水?

不是他们不懂爱情的可贵,而是他们已经接受和习惯了人生的无奈。

退伍者

曾经,他们冒着枪林弹雨和敌人殊死搏杀,只是为了保卫自己的祖国母亲。

那时,他们被誉为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他们有的长眠在遥远的异乡,只剩下家中悲痛欲绝的亲人。活着的人陆续离开部队,还要继续自己的人生。

刘峰,以残疾之躯退伍,靠给别人送书本为生。

硝烟早已散去,人们承平日久,刘峰他们当年头顶上的光环早已暗淡无光,整个人都低到了尘埃里。

因为卑微,所以受尽欺负。一帮城管扣了他的车还要讹他一千块钱,昔日的英雄就这样被一帮混蛋任意拿捏和欺凌,这帮混蛋根本不知道他们今日的和平是刘峰他们当年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即使知道他的英雄身份之后还是照旧接过了郝淑雯替他垫交的那一千块钱,彻头彻尾的麻木。

现实生活中,残疾退伍军人被城管,被这样那样的流氓、恶棍欺负的案例少吗?不少!

对他们麻木的仅仅是几个人、一群人吗?不,现在除了国家层面的重视,更多的公众都麻木了,都只知道躺在和平的阳光下舒舒服服睡大觉,却很少有人“吃水不忘挖井人”,很少有人去思考和平是怎么来的,更少有人去关心当年那些保家卫国的英雄。

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奴隶之邦,一个有了英雄的民族却不懂得敬重和爱戴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生物之群。

难道真的要等到面临亡国灭种危险、敌人把刀架到脖子上的时候才会想起我们身边的英雄吗?!

不要说,亡羊补牢,时犹未晚,真要到了那个时候就完蛋了!

要说亡羊补牢,时犹未晚,只能是当下就要改变,改变对军人的无视,替之以崇敬!改掉对军人的冷漠,代之以关心,不要让他们流血又流泪!

让军人得到厚待,让英雄得到厚爱,国家才有希望,民族才有未来!

真情

人间自有真情在。

《芳华》中文工团解散前夜的分手饭吃得催人泪下。

那一刻,无论出身高贵还是卑微,无论人格高尚还是猥琐,无论心怀他志还是恋恋不舍,人人都流露出了真情的一面,一首《送战友》更是令人痛断肝肠。

他们留恋的是过去的生活吗?不,他们留恋的是战友相聚的情分。

从此以后,天各一方,再见也许是最后一面,永远不见。

每个人的人生中都会经历这样的时刻,只有到这一刻才会裸露自己的真性情,才会懂得友情的可贵、相聚的不易。

所谓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可惜有些晚了。芸芸众生,人与人相聚,原本就是难得的缘分,需要倍加珍惜,可惜很少有人懂得这个道理。

现实生活中,我们见到更多的不是相互珍惜相互扶持,而是尔虞我诈相互倾轧用尽心机,带给人的不是美好的回忆、长存的温馨而是刻骨铭心的伤害。

是时候懂得这个道理了,只要人人以诚相待、以情相拥,这个社会将温暖许多,温暖自己,也温暖他人。

相信每个心底长满真善美的人都希望如此,都会珍惜缘分,珍惜亲情友情,而那些心底长满假恶丑的人是看不懂这些人话听不懂这些人生道理的,因为他们心底没有爱也没有真情。

那么,他们只能活在自己营造的没有爱的荒原里,那种感觉会不会还不如一个畜生呢?鬼知道!

作者:乔木,临邑人,七零后,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泉城,案牍之间谋生,闲暇之时追梦,笔尖下忆故乡往事,文字里寻人间真情。累计创作发表60余万字,作品散见于《人生》《中国文学》《鲁北文学》《中国人口报》和凤凰网等报刊和网络,现在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号开有专栏《鲁北往事》,个人公众号《我从故乡来》应邀入驻山东广播电视台新闻客户端《闪电》和搜狐网搜狐号,作品《河堤上那一座孤坟》获凤凰网“樱桃奖”一等奖。代表作品:《团聚》《一碗手擀面》《闹秧歌》《祭桥》《煤油灯下的记忆》《故乡的沙土》《故乡的咸菜》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