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芳华小说
冯小刚芳华电影

岁月漫漫,芳华刹那

文/陈果

那些需要相互靠近才能在时代洪流里取暖的人,不过是寄居在命运藩篱下的浮萍,无足轻重。

在芳华的那个时代,最流行的是军绿色。绿色很安全,可以将个性、历史、卑微的过去、难言的忧伤,全部消融在大一统的难以分辨里。所有人都只有一张面孔、一个表情。

但其实,绿色之下,早就暗流涌动。

高干子弟,自然有高人一等的嘴脸,哪怕再掩去了锋芒,也自有一股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更聪明的是,一边享受着别人无私的奉献,另一边却又在心里划出一条永不深交的暗杠。

也有暂时抬不起头的。受着亲人的牵连,自然也不能太过霸道,所以尽量熬着这苦中的苦,不去欺负别人,装无害状,希望别人也别来欺负。有时会有刻意的交好,心里也埋着私家的秘密,一路舞步轻盈,一路小心翼翼。

只有那些没有背景的农家子弟,天真得以为只要离开了家,离开了那些背景和磨难,天真得以为只要穿上了绿色的军装,哪怕是暂借来的,就以为是穿上了保护,阻挡了不公,讨伐了命运,却不晓得出身就是阳光下的阴影,如影随形。所以,即使再小心,再努力,都依然融不进绿色的大家庭,还一不小心就被打翻在地,现出了原形。

都说好人有好报,其实不然。那些得到阶层庇佑而自寻命运契机的人,哪怕背后有再多的诅咒,再多的不原谅,也依然可以活得舒坦惬意。没有份量的人,给出的诅咒也是轻飘飘的,掀不起风浪,也翻不起风云。那些需要相互靠近才能在时代洪流里取暖的人,不过是寄居在命运藩篱下的浮萍,无足轻重。

他对她一见钟情心怀爱恋,但换来的,不过是她的落井下石。但他何曾对她有过一丝怨恨,他对抗的是上级,是保安部,是那群龌龊的人。对她,却只有念念不忘。即使多年后,手心攥着的照片里的那个女子早已变了模样,他却依然在凝望的第一个眼神之初就绽放了战后贫瘠生活里最灿烂的微笑。他爱她。他不管她到底爱不爱他。他爱她!

他对她却是同病相怜。她也是善良的。即使被人看不起,被人嘲笑讽刺挖苦排挤冤枉,甚至不屑抛弃,她也依旧努力的在一个人的夜里,在一个人的排练厅里,默默转圈,挥汗如雨。但她知道,她的汗水永远都换不来她们的许可,本来就不是一家人,又如何水乳交融。只有他,以善良待她,以温柔待她,以平等待她。他的善是支撑她坚持着的唯一光亮。她把他的善呵护好,放进心底。可他却走了。被一个让人搂搂抱抱躲在墙角乱亲的女孩给背叛了。她敲开他门的刹那,她看到了他眼里的死寂。但她不甘心,她对他说:你走的那天,我去送你。她的声音那么宏亮,像极了行军路上嘹亮的哨声。那一刻,她觉得有爱情从身体里长出来,人生第一次,她那么勇敢。

此后,不过都是苟且。他在血肉里不惜以身试命,而她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在血腥里救死扶伤。他没忘曾经的美好,所以现在更痛。她没忘曾经的黯然,所以行尸走肉。他们都活着。他们都已死去。

很多年后,他和她重逢的美好,不过是导演一厢情愿的臆造。哪还有什么美好。他的美好,停格在了他抱住她的那个瞬间。而她的美好,则定格在了他背着背包离开军营的那个清晨。

文章作者:陈果 文章作者微信公众号:口水(ks_6666),喜欢作者文章,可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