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芳华小说
冯小刚芳华电影

《芳华》何小萍:缺爱的女孩儿,往往得不到爱

文/枕藏

“活雷锋”刘峰向林丁丁告白的时候,林丁丁难以置信。

影视外的我,也看得惊异!

“刘峰怎么会喜欢林丁丁呢?”

刘峰是“活雷锋”,他对每个人都好。

因此,看不出来他对林丁丁有多少格外的好。

喜欢一个人,难道不是想把自己手中所有的好,都倾给一个人吗?

“中央空调”和“暖男”,温度都一样,区别只在于暖的对象是一群人,还是一个人!

仅这一点来看:刘峰是个好人,却不是爱情中的好男人。

如果说刘峰喜欢谁。

我猜到的人,是何小萍。

严歌苓小说《芳华》

整个影片里,何小萍从出场开始,除了刘峰以外,她受到的都是刺骨锥心的嘲笑、讽刺与排挤,甚至是侮辱。

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便是刘峰了。

刘峰冒雨接她到文工团,帮她隐瞒会让她受牵连的真实身世,在别人嫌弃她身上有味儿而不和她做舞伴的时候,也是刘峰主动站出来化解尴尬、不让她为难。

刘峰对一个女生的好,似乎在何小萍身上体现得最多。

至少,在旁观者的我眼里是这样的。

在他对林丁丁告白前,我潜意识里认为,刘峰是喜欢何小萍的。

因为刘峰本身是好人,所以他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何小萍身上特有的淳朴、真挚、善良……

可惜,我的意识也理想化了。

刘峰说,自己这些年一直在等林丁丁,第一次看到她时,她在唱歌,从那时起自己就无可自拔地喜欢上了她。

表白完心意,刘峰压抑不住冲动,或者说压抑不住深情,紧紧地抱住了林丁丁。
到这一幕,我忽然觉得刘峰“变了”。

活雷锋人物,为人处世好到神佛一般,好到让人觉得他的心里只会有善的爱,而不会有情欲。

在那个年代,在这个活雷锋身上,能这么情不自禁、不能自已地抱着一个女孩儿,该是有多喜欢!

很不巧!也很糟糕!

两人拥抱的场面刚好被另外两个男生撞见。

他们酸酸地调侃着,说林丁丁“腐蚀”活雷锋!

多契合!

戏里戏外的人,都认为刘峰这样的人,似乎不该也不会为色所迷、为女所动、为情所困。

这样一来,林丁丁肯定就是那个把刘峰拉下神坛的祸水了!

为了保全自己的声誉,林丁丁扭曲事实,状告刘峰“猥亵”她,猥亵情节更是编得活色生香!

刘峰,就此被处分,离开了文工团。

这个在所有人面前都是好人的人,却没有谁真正把他当值得感恩的好人。

他要离开了,除了何小萍,没有一个人来送。

自从刘峰离开,何小萍就变了,变得不再那么逆来顺受,她开始反抗,从内心深处疏远身边这些带着自私优越感的人。

后来,何小萍让同宿舍的室友转告林丁丁,“刘峰那么爱她!可她却不懂珍惜!我永远都不会原谅她!”

曾经被欺负的眼泪直淌,何小萍都没有说出任何带刺儿的话,也不曾记恨过。

这次对林丁丁,这个永不原谅的誓言或诅咒,却沉重得如同一个判定死罪的无情印章,在一张写满了罪恶的纸上,决绝有力地落下封印。

刘峰

我以为,被林丁丁那样看似美丽实则自私丑恶的女孩儿伤害后,刘峰会清醒地知道,自己应该喜欢的,是一个内心纯净、懂得真心的人,比如,何小萍!

这次,我又错了!

影片最后,刘峰与何小萍见面。

刘峰落魄却依旧性格如初,只是多了些沧桑与迷茫。

他说,“女人真是奇怪!给了这个,又要那个!在家的时候嫌你不会赚钱,说你没出息!出来了,又怪你不陪她!”

他娶的这个女人,显然没有何小萍体贴人意。

“和一个跑长途的司机跑了!”

语罢,刘峰又加了一句,“不过我不怪她!我是个残疾人!”

刘峰的胳膊少了一只,是他离开文工团以后,在一次执行押送任务中受的伤。

那时的刘峰还不清醒,还妄想和惦记着:如果自己牺牲了,就会成为英雄。

英雄,有专属赞歌。

极有可能,自己会作为英雄的存在,被写进歌里,被那个唱歌好听的林丁丁传唱……

物换星移几度秋!

刘峰与何小萍,都沧桑了!

刘峰被不解的纷扰世事折腾得沧桑,而何小萍则是在等待里熬得沧桑。

何小萍说,当年刘峰离开文工团那天,自己去送他,有句话没有说出口。

刘峰问,“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吗?”

这个自卑了整个芳华的女孩儿,诚恳地说,“能抱抱我吗?”

这句话,在当年的意义也许只会是离别之礼。

但在多年后的今天,却是以爱的名义!

刘峰,没有任何诧异、犹豫、思考,也没有多余的表情——抱了!

看到这里,我有了疑问,但很显然,何小萍得到了她想要的结果。

刘峰这个拥抱,是什么意思?

是同情何小萍孤身这么多年?

是怜惜何小萍一片痴心?

是感动于何小萍对自己的执着?

是回应何小萍的告白?

是弥补当年的告别之礼?

还是又一次作为“好人”,习惯地对他人提出的要求不拒绝地接受?

何小萍只要一个抱的结果,不要刘峰爱不爱她的答案,更不要这个拥抱的原因与出发点。

何小萍作为军医时,曾对一个烧伤的病人说起过自己的心上人。

她说,“他很好!我配不上他!”

就这样,整个芳华,她都让自己在自卑里深爱,隐藏着、惦念着、等待着。

刘峰先喜欢过自私的林丁丁,又娶了抛下自己的老婆。

他的世界里,不管是生活,还是内心,都没有何小萍的位置。

刘峰给了何小萍的,是给过所有的人礼貌性关怀。

何小萍给刘峰的,却是独一无二的一份深爱!

《芳华》里说,“没有被善待的人,最容易识别善良,也最珍惜善良!”

而我也想说——没有被爱过的人,最不容易识别爱情,也最渴望爱情!

像杜拉斯在《情人》里的那句经典——“爱之于我,不是一蔬一饭,不是肌肤之亲,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

刘峰,就是何小萍从童年一路到成年里,在备受欺侮与寒冷之外的璀璨英雄梦。

缺爱的女孩儿往往得不到爱,反而常常会在误以为是爱的误会里倾尽自己的温热。

她以为那是奉献与勇敢,实际却是爱缺失的伤口的呈现。

如果爱一个女孩儿,是要疼她的痛、知她的心、感她的好。

而你的给予,也只能出于爱。

所有好人的援助,在爱情里都是耍流氓。

爱不是友好地解围,是在精神领地甘愿为你画地为牢!——枕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