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芳华小说
冯小刚芳华电影

人们为什么不讨厌混迹在男人堆的林丁丁却嫌弃无害的何小萍?

“这绝不是刘峰和何小萍的芳华,而是这群将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不顾任何人感受的一群虚情假意的人的芳华,这何尝不是冯小刚编撰的一个残酷童话呢?”——your sister 抓马

看《芳华》的时候,发现剧情中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我们平时是不会主动靠近像林丁丁这样和众多男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还利用他们为自己谋利的女生的,像她这样的姑娘都被统称为白莲花。

但电影里不是这样的,不仅男生喜欢她,女生对她也都不差。

我越看越觉得奇怪,这样的剧情放在吐槽君上,一定会被众人嘲万人讽吧。

等我看完这部电影后,我知道了原因:因为文工团里的大部分人,在某种程度上,和林丁丁称得上是一路人,他们都是利己主义者。林丁丁则是“利己主义”的锐化版,比起“大院子弟”郝淑雯和陈灿等人,她少了点权势,比起刘峰何小萍等人,生于商贾之家的她又多了些钱。

正因为她能见到“上层人”有钱有势的生活,所以她也就更渴望拥有权势。

有人说林丁丁的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但我并不认同,她看起来傻傻笨笨,但心里门儿清。

林丁丁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娇憨,不论是说话做事都娇滴滴的,给人一种未经人事的感觉。

她在剧中的行为也确是这样,明知道刘峰对自己有好感,还让他到自己宿舍,孤男寡女不说,还让他听着邓丽君的歌,要知道她的歌在当时可是被称为靡靡之音的。

光是这样并不会让她的魅力达到最大值,刚出浴时的少女,身上冒着热气,混杂着一丝丝来自少女的芳香和沐浴露清新的味道。

仅着背心短裤,就和刘峰独自相处。这般作派,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

其实那晚之前,刘峰是问过萧穗子林丁丁会不会在寝室的,他是含蓄的,想要侧面突进。但穗子其实很清楚,他是喜欢林丁丁的,所以才打趣他:“你是要问我还是问林丁丁啊?”

到了周末,大家也都懂事地给他们留下了私人空间,侧面证实了其实大家对刘峰喜欢林丁丁这件事都是心里有数的。

更不要说,刘峰做了甜品,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萧穗子和郝淑雯也只吃了一次。

这般情境之下,出了事林丁丁还能将自己安全撇开,扳回一局,她不仅打得一手好牌,对自己和旁人出牌的顺序和技巧也都了然于心啊。

说到刘峰和她的事,我也是觉得很“神奇”,前脚吴干事还在高呼“你腐蚀我们活雷锋”,怎么到了后面就成了刘峰犯了错被下放了。

妙还是林丁丁妙,瞬间就能反转局势。

之前刘峰抱她的时候,她已经半推半就了,没有哭,也没有喊叫,更没有激烈的抗拒,但吴干事一喊出那句话“你腐蚀我们活雷锋”,她立马就哭哭啼啼地往回跑了,将烂摊子全都丢给刘峰,全然不顾他将会有怎样的后果。

最重要的是,她嘴里还喊着“我被刘峰抱了,他们说我腐蚀活雷锋,怎么可能啊,我该怎么办啊… …”诸如此类的话。

初听时并不觉得有什么,也可能是当时的情形决定了大家对这件事都比较敏感,哭也是情有可原的。但郝淑雯的话一下子就揭开了林丁丁的小九九,“你被吴干事抱,被医生抱都不哭,怎么我们活雷锋抱你一下你就要哭呢?”

为什么?因为她听见了吴干事他们说的话,深知如果自己不把刘峰拖下水的话她是上不了岸的,所以必须在旁人面前表现出自己强烈的反抗情绪(哭)来证明自己是无辜的。

这时候的刘峰,对她而言已经是弃子一枚,毫无用处甚至可能带来累赘,这时候不扔掉他等着过年吗?

郝淑雯说的话其实侧面证明了她的作风问题,被许多人抱过,和很多人都纠缠不清。

但在这之后郝淑雯并没有叫破她,包括当时将她逮个正着的吴干事,因为大家都知道,林丁丁已经先下手了,这时候如果再帮刘峰只会把自己拖下水,甚至可能遭到林丁丁的记恨,所以抛弃刘峰是目前来讲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在利益面前,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被吴干事抱,是因为能给她拍照。被医生抱,是因为能给她止疼片。

林丁丁的盟友,需要有实力。

所以何小萍不会是她的盟友,萧穗子也不是。

但她不会轻易动其他人,因为自己的利益是最重要的,轻易树敌是大忌。

但何小萍先是撞破了吴干事抱她,又不借自用了她的军装,给她添了很多麻烦,对她的利益产生了妨碍。

林丁丁对形势的嗅觉是很敏感的,她很清楚地感受到了大家对何小萍的不喜欢,不仅因为她有一个有着严重政治错误的父亲,还因为她的气味,“高干子弟”郝淑雯都嫌弃她,作践她,所以这个人必须远离,甚至可以落井下石。

而萧穗子一直是中庸的小草,哪边势大就跟哪边走,并不妨碍她,所以她可以和萧穗子做朋友。

对那些不能利用甚至影响到自己利益的人,她从来不会心慈手软。

何小萍偷穿她军装这件事,明明可以息事宁人,隐瞒过去,但她却任凭事情放大,冷眼旁观,让何小萍成为大家的眼中钉。在郝淑雯说上报的时候才不紧不慢地说“算了吧”,以此做个好人。

但这种好,对何小萍并没有任何益处,这时候的何小萍早就成了众矢之的,大家都只看到她恶劣的一面,不愿意和她接触,更不要说了解她。但这时候林丁丁的一句“算了吧”则更能体现何小萍的小家子气和自己的大度,这个让步是虚的,伤害已经造成,却又能让大家觉得她很善良,不计较,何乐而不为。

到了文工团解散之时,她“精致的利己主义”终于要藏不住了。散伙饭后,她是走得最快的人,第二天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为了尽快办签证和华侨男友出国定居。

但林丁丁是很谨慎的,也只有在她自认什么都比自己差的萧穗子面前,她才敢于炫耀。因为其他人要么比她有势,要么比她有钱,她不能表现出自己的小心思(尽管郝淑雯早就看在眼里),只有文工团即将解散的时候,她才敢说自己一脚踹了吴干事,要和华侨出国定居了。

她的新生活马上就要开始了,所以她不在意这里的人了,他们再有钱有势也无法影响自己在国外的生活了,既然如此,又何必隐藏。

但这些,都只能让我的疑惑越来越大,这样利己、拜金、又白莲的林丁丁究竟为什么会在文工团中活得好好的,丝毫不受排挤?

看到最后萧穗子和郝淑雯对林丁丁以及刘峰的嘲讽,“现在她这样,你还会抱她吗?”,我恍然大悟。这部剧里活出头的都是利己主义者啊,他们都和林丁丁一样,凡事皆将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吝啬善良。

但当林丁丁已经对她们(萧穗子、郝淑雯)无用时,一向以宽厚示人的萧穗子也会嘲笑她的发福,更不要说一直都以大姐大自居的郝淑雯。

其实早在之前,他们之间的小算盘就有些藏不住了。人和人嘛,谁不知道谁呀。

陈灿和郝淑雯这一对,我着实不看好。

出车祸后第一个冲向医院的是萧穗子,第一个想办法帮陈灿治牙齿的也是她,这时候的她,满脑子都只有喜欢的人。她最怕的是陈灿的离开,所以不惜一切代价,也希望陈灿能治好。

但陈灿呢,在明知道自己不可能和萧穗子在一起的情况下,还是收下了萧穗子的黄金项链,转头就和同为“高干子弟”的郝淑雯恋爱了。

退伍之后,更是凭借父母的资源,大肆拿地,迅速成为了富裕阶层。

不管在感情上,或是工作生活中,他太清楚自己的优势在哪里,所以他不会为了关系不错,一直对他很好的刘峰出头,也不会为了傻傻喜欢自己,但家境一般的萧穗子放弃有权有势的郝淑雯。

郝淑雯其实也是一样的,最开始不知道陈灿身份的时候,对萧穗子说“他配不上你。”但在偶然得知陈灿身份之后,又闪电般地和他在一起了,丝毫不顾喜欢他已久的萧穗子的感受,因为他们门当户对。

前文中也说过,郝淑雯是最清楚知道林丁丁的行径的,但她在刘峰被惩罚时却不揭穿林丁丁,而是默默将之前的话都憋进肚子里,因为林丁丁是上海女孩,资本家出身,而刘峰,不过是个农民的儿子。

说实话,萧穗子这个角色,我觉得有一定程度的美化。尽管美化了,也还是遮盖不住她自私自利的本性,为了保全自己,她成了墙头草,两边倒。

最开始跟着大家一起数落何小萍,“说不定还满身泥,都是味儿。”在小芭蕾扯她衣服的时候一声不吭,却在被叫停之后说一句“你真的过分了。”

郝淑雯其实也是知道她的,不然也不会在她训斥小芭蕾的时候说她“你刚刚也没做什么好事儿”。

这群人啊,互相都知道对方是个什么角儿,但就是不拆穿,毕竟只要对他们产生利益的人就都是对的,而其他人都是错的。

刘峰从一开始来看,也算是个明白人。

他很清楚他们都是利己主义者,所以他不辞辛苦帮文工团的人做很多事,只为换得自己不被排斥,能留在文工团,留在林丁丁身边。

但在墙倒众人推后他成长了,当他没有用的时候,他对于那些人而言一文不值。

他不再奢求这些人能拉自己一把,而事实也确是如此,没有人帮他,别说替他说一句话,连送别他的人都只有何小萍一人,所有人都避着他走。

但在战场上的时候他犯傻了,他以为自己替他们做些事,就能得到些微的回报,但在得知残酷的真相后,他接受不了了,所以他一心求死,觉得没了活路。

这时候其实觉得刘峰挺天真的,他的世界是极度理想化的世界,当他发现了这里的一点不好,他就像知道了全部,以为自己可以应付,以为你对别人好,别人就一定会对你好,哪怕只有一点,可惜的是,这个靠等级出身决定命运的社会怎么会让他的愿望达成呢?

最可惜的是何小萍,这个从没受到过一点温暖,却又异常天真的人。

在父亲去世后,她的希望和活着的意义,全都寄托在唯一对自己好一点的“活雷锋”上。所以刘峰在的时候,不管她怎么被欺负,被辱骂,被嫌弃,她都能坚持待在文工团。

可这群人逼走了刘峰,他们罔顾他的一切美好,揪住莫须有的罪名不放,活生生将他逼走了。这让她对这里彻底失望了,刘峰走了之后她也就无欲无求了。

她天真的有些可怜,从头到尾,靠着一丁点的温暖支撑着自己,度过一辈子。

在这群利己主义者中,他们的悲情和无法活下去的命运,是早已注定的。

这绝不是刘峰和何小萍的芳华,而是这群将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不顾任何人感受的一群虚情假意的人的芳华,这何尝不是冯小刚编撰的一个残酷童话呢?

天真是原罪吗?

不是。但如果你遇见了像林丁丁他们这样的一群利己主义者,请你记得,远离他们,越远越好。

文章来作者抓马小姐姐,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抓马小姐姐(dramaqueen111)。喜欢作者文章,可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