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芳华小说
冯小刚芳华电影

芳华观后感:人人都喜欢刘峰却无人愿意成为刘峰

——刘峰,年少正芳华

在文工团内被称为“活雷锋”。那个年代的活雷锋人人争先“学习”,为上上下下做尽好事,就连圈里的猪跑了都要活雷锋去追上一追。

活雷锋在人眼中或许算是半个“活菩萨”,不食人间酱醋茶,只知为同志服务。而活雷锋,也是人,也是肉体与情感相连的人,所以在冯小刚的《芳华》中,男主角刘峰,与善良和正义在一辈子中翻了无数个滚。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下的文工团里,有两个始终没有被善待的人。一个是“活雷锋”刘峰,另一个则是女兵何小萍。

影片以发生在中段的“触摸”事件为核心。活雷锋刘峰抱了自己爱了多年的女兵林丁丁,正巧被路过的两个男兵遇见,指责林丁丁腐蚀了“活雷锋”,林丁丁大喊不是我,向领导检举了刘峰“耍流氓”,影片的走向也以此发生了转折。

这个片段虽然是影片中的核心部分,是人物命运转折的关键性视角,在影片中却被匆匆的一笔带过了。

那个人人口中的大好人,也在转眼间被所有人嗤之以鼻,被所有人当作是作风不良,耍流氓的下流之人,而就在前一天,他还是人人都需要的活雷锋。刘峰被调派到兵团,走的前一天,来送他的只有何小萍一个。

何小萍是刘峰接来的兵。从小与被批判下放的父亲分开,与母亲转嫁到继父家,受尽了各种孤立冷眼,食不知味的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大了觉得离开家,当了兵或许能不再受欺辱,而来到文工团,则是另一种孤立的开始。

被嫌弃身上“有味儿”,被同宿舍排挤与不待见,没有人愿意与她成为搭档跳舞,而这时,救她的只有刘峰,在这样残酷的年代里,不被生活善待的人最懂得珍视善良,也最能识别善良。

从此在何小萍的心坎里,深深地恨上了林丁丁,恨上了文工团里所有对这一切视而不见的人。在刘峰离开的那一天,何小萍深深地向刘峰敬了军礼,那是那个年代,何小萍所能表达的最深刻的感情。

许多人对影片最深刻的情节可能就是这里,但是贝尔在看过影片后,在“触摸”事件后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则是何小萍对整个文工团寒了心,不愿再上台,她选择了以装病的方式逃避上台,政委知道她装病之后,却始终没有揭穿她,反而是把她带上了台,让她成为所谓的带病上场,精神可嘉的“小战士”。

所谓的真实到底是什么呢,在这一段情节中,我放佛看到了那个年代已经模糊了的真实的界限。“善良”没有真正的标准,人人都是加害者。

故事的70年代,是我们当代人所不了解的年代,也是上一代人最深刻的年代。

原著的时代跨度是巨大的,从上个世纪跨越到当代,一直叙述了刘峰、何小萍和文工团一席人一生的起落。

在电影上映后到现在的十几天热度都始终不减,围绕着“青春年华”、“善良”等的大讨论带着我们回到了那个年代,冯小刚用自己的方式在回忆着、反思着那个年代的集体主义,人性压抑,和如今可能并不会让所有人感同身受的“奉献精神”。

————

试问在如今的大环境下,有谁还能成为活雷锋呢,有谁能成为下一个刘峰呢?

可能真的寥寥无几,人人都赞扬着刘峰,人人都认为刘峰是高尚的,可却没有人愿意成为刘峰,成为一个无时不刻要去为别人奉献的“大好人”,在那个年代人都尚且苟利,何况现在,人性本没有至恶的一面,只有为了自己的利益来献出别人的利益。

善本身是纯粹的,而恶的本身也没有及其丑陋的目的。

————

后来的刘峰,因为在越战中受伤,丢失了一只手臂;何小萍呢,在战争中保护了伤员,真的成为了英雄,却因此受到了打击成了精神病人。这个世界往往不善待善良的人,而正是因为不被善待,所以他们更能识别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

人生下半程的刘峰与何小萍,远没有那些文工团战友们过得如意,他们的生活还是充满着荆棘和心酸,好在这样的他们能紧紧依偎在一起。

————

影片至今在网络上的毁誉参半,有言论说冯小刚根本无法还原出那个时代真正的场景;我们那个时代的活雷锋怎么会受到如此待遇;这只是你眼中的芳华。

这也好,那也罢。声音本来就充满着多样性。但是贝尔看到的是在这样的时代下,冯小刚还在努力做着这样的事,拍着这样的电影,带着我们这代的人去认识那个年代的历史,这已经难得;而确实,很大部分人也都在电影中有所得到,这更是弥足珍贵。

影片后程,刘峰到精神病院看望何小萍,医生说了这样的话:“大白菜冬天放在外边儿不会坏,可是你把它移进温暖的屋里,就坏了”

刘峰转过头去流泪,又转过身来紧紧握着何小萍的手。

人都一样,经的住刺骨寒冷,却不习惯突然地被人称之为英雄,本觉无谓,在放大镜下被人言论观看,也就崩了。我们应该缅怀的是那些逝去的芳华,更是我们消逝不见的善良。

文章作者贝尔,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电影有得聊(dianyingyoudeliao)。喜欢作者文章,可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