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芳华小说
冯小刚芳华电影

芳华读后感:刘峰的悲哀

二刷《芳华》,依然觉得这是一部完成度颇高的片子。它丢开了主角光环,丢开了善恶分明而人物设定,也丢开了圆满的大结局。

片中每一个人物都不是完美无缺,也不是恶贯满盈,他们各自都有所追求,并为之而努力,他们每个人都是自私的,都值得被同情(包括刘峰)。在此,我尤其想谈论一下刘峰这个人物的设定。

他在片中被塑造成了一个“活雷锋”形象,通过帮大家托包裹,吃碎掉的饺子皮,帮忙追猪,帮炊事班班长打沙发,把进修名额让给别人,在负伤之后全然不顾自己的伤势而坚持守护战友的尸体等等事件把这个“活雷锋”形象彻底烘托出来了。但是在这一系列的事件中,刘峰这个人物好像完全丧失了自我,在全片中,刘峰所在的所有镜头都是和别人一同出现的,也就是说他都是处于一种“被别人关注”的情景中来行为做事,这也是我认为的这部影片中稍显缺憾的一个地方。

我很希望,能有一个镜头,是刘峰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身边没有任何人,我想看看他在面对自我的时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在片中,唯一一处接近这种剖析内心的时刻就是他带着林丁丁参观他打的沙发的时候,他在那所说的那些话,最接近他的内心,比他被贯之“活雷锋”所做的那些事要真是千万倍。

我认为他自私这并不是我自己独断专行的想法,这话是他自己亲口说的,他说:“我私心可大了。”他的所有行为都是有目的性的,但这也不是说他是为了那个“标兵”的称号而去无穷尽地帮助别人,他是为了能在林丁丁面前有一个好的形象,让这个他听过她一首歌之后就喜欢上的女人能欣赏他,甚至也喜欢上他。包括他负伤之后的那一段,即使林丁丁没有在场,也不一定能知道他如此舍己为人的行为,但他仍然会做,因为只有这样,他在自己的内心也才能觉得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好人,他足以同林丁丁般配。再往下说一些,他是在自欺,用自始至终的奉献,甚至牺牲,来包装他自己,只为了林丁丁的青睐。

他是无私的、伟大的,同时也是自私的、值得同情的。他全片的“为人”就只是求得在单独与林丁丁在一起时候拿短暂“为己”的一刻,这也就能明白为何后来他被抓去审问的时候听到那些人对他的行为的下作解读是如此的愤怒,这些在他心中最为神圣的东西被别人看做无耻下流的行径是不可忍受的。任何人的梦想都不该被看轻。

我想,他无论是当着别人包装自己,还是对着自己欺骗自己,都不是他完全放开的时候,甚至在面对林丁丁的时候,他都不可能做到完全敞开心扉,只有在他独自一人的时候,他才能找回真正的自己吧,但倘若他完全把自己遗失在追寻林丁丁的路上,或许他的灵魂也早变作孤魂野鬼了吧,他将永远在那里兜兜转转下去,无法获得重生。这就是我很期待看到他单独镜头的原因,也因为刘峰确实是这部片子里唯一一个有点意思的人物。

在去年的另一部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中,老舍先生笔下的丁物源是作为一个被人雇来经营农场的经理,在他的经营下,本是丰收的农场却赔了钱,只是因为他把心思不是放在严格管理农场方面,而是对上用农场里的东西和所赚的钱去阿谀奉承农场的各个股东,对下一边不动声色地克扣雇工的工资一边又对雇工偷农场里的东西拿去卖等等事情充耳不闻。这两方面的人都对他有一定意见,但又因为得了他的好处而没法作声,他就靠着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把话说诚恳,说得别人没法找茬,把事做得漂亮,让人没法挑出大毛病的本领,在这片农场上站稳了脚跟,甚至击退了中途本该来接替他的位置的新经理。

这一个人物,他在影片中任何同人相处的时候其实都是在演戏。同样,全片也只有一个地方,就是他在自己的屋里,一个伙计在帮他洗脚的时候告诉他,有一个新经理要来接替他的位置的时候,他扭过头轻轻叹了口气。这声叹气,总算让人看到了他自己,不再是在人前生龙活虎,说话做事尽善尽美的那个人,而是经历了白天的绞尽脑汁,夜晚疲惫不堪的自己。

其实过了某个年纪,我总觉得每个人脸上都有一层什么,当然这绝对不是指粉底,感觉像是一层保鲜膜。每个人都是脆弱的,他们不是硬要这层东西来伪装自己,而是这层东西就如水、如空气一样,成为每个人必不可少的东西,他们是要靠此来保护自己啊!如若撕掉了这层膜,人应该会立即被阳光曝晒而亡。而唯一能撕掉这层东西的时候,只有在空荡荡的夜里吧。

文章来源灼灼其华,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灼灼其华(spgzdwyh)。喜欢作者文章,可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